水以“硒”为贵!喝“麻洋长寿”活力水就对了

2022-08-06 05:25:38 文章来源:网络

本文转自:红网

60多岁的老人坐在外头生气,原来是100多岁的奶奶骂了他。这在湖南**的“长寿之乡”麻阳并不是笑话。如今,麻阳40余万人有近50位百岁寿星,远高于联合国规定的“长寿区百岁老人占总人口的十万分之七”的**。

麻阳为何寿星多?权威研究都将“好水”作为一个重要因素。8月13日—15日,第22届中部(长沙)糖酒食品**览会将在长沙盛大举行,源自麻阳高山源头的“麻洋长寿”活力水将在糖酒会上新鲜上市,其天然富硒,助力消费者享受健康品质生活。

富硒水是麻阳“四宝”之一

“麻阳有‘四宝’:‘矿化池’、‘氧吧’、‘地磁场’和‘长寿圣水’。”2015年12月,时任麻阳县长寿办主任冯本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这样总结麻阳盛产寿星的原因。

“矿化池”指的是麻阳的紫色红砂土壤富含硒、锌等微量元素,让生长在这里的农产品富含营**物质。“氧吧”是指麻阳境内空气里负氧离子丰富。麻阳的水源地森林覆盖率92.9%,湿地保护率达到80%以上,每立方厘米空气平均含有负氧离子5000个到1.5万个,**高的地方可达7万多个,超过同为“长寿之乡”的广西巴马,而负氧离子有“长寿素”之称。“地磁场”指的是麻阳平均0.48高斯的地磁强度,是人类**适宜的中间值。

“长寿圣水”指的就是麻阳的优质饮用水。“麻阳的水**有特点的是含硒较高,人体摄入适量的硒,能刺激免疫球蛋白及抗体产生,增强机体的抵抗能力,是理疗疾病、健康**生的长寿之源,成为全国各地**生人士前来追捧的‘圣水’。”冯本文介绍,中科院的专家曾对麻阳境内的水质进行分析检测,证实了麻阳的水天然富硒的特点。

硒元素被称为“生命的火种”

湖南省疾控中心曾发布过关于麻阳的调查报告,报告指出:麻阳百岁以上老人血浆中硒的水平非常高。有意思的是,和麻阳一样,广西巴马、江苏如皋、新疆和田等全国有名的长寿地,当地都是富硒土壤;而且,这些地方的百岁寿星们血液、**骼、头发中的硒含量也很高。

硒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之一,被国内外**学界和营**学界尊称为“生命的火种”,享有“长寿元素”“疾病克星”“人体天然解毒剂”等**誉,几乎所有的免疫细胞都有硒存在。虽然它在人体组织内含量仅为**分之一,但却决定着生命的存在,对人类健康起着巨大作用。临****学证明,很多疾病与人体缺硒有关,如白内障、肝病、癌症等。

当硒进入人体后,大部分的硒会与蛋白质结合,成为“硒蛋白”,并以含硒酶的形式存在于人体的红细胞和组织中;然后通过消除脂质氢过氧化物,阻断活**氧和自由基对机体氧化损伤,发挥抗氧化作用,保护生物膜免受损伤,保护和修复细胞;并且,硒与金属结合力非常强,可与人体内的汞、铅、镉等相结合助人体排出重金属元素,从而达到排毒、解毒的作用。

正因为硒有着强大的抗氧化、解毒、提高人体免疫力的作用,其在护眼、护肝、**胃、改善药物的毒副作用等方面有着广泛的用途。研究显示,适当补硒能催化并消除对眼睛有害的自由基物质,从而保护眼睛的细胞膜;能保护肝脏,促进肝功能**,防止肝纤维化的出现;可阻止胃粘膜坏**,促进胃粘膜的修复和溃疡的愈合,预防癌变;可提高放化疗患者机体的免疫力,还能解除化疗药物的毒**作用,使患者机体有足够能力顺利完成放化疗,免疫力的提高也有利于帮助化疗患者尽快康复,同时预防肿瘤的转移与复发。

饮好水是**方便的补硒途径

硒非常重要,但我国却是缺硒大国。营**学专家经过反复实验发现,人体中血硒的含量**值为0.10 mg/kg,低于此值就会发生缺硒症;而**有29%地区人均含硒量在0.02mg/kg以下,为极度缺硒地区,有43%的地区人体含硒值在0.03-0.04mg/kg之间,为缺硒地区。换而言之,**有72%的地区受到硒缺乏威胁。

硒摄入不足,怎么补?研究表明,人体中的硒主要从日常饮食和饮水中获得,饮优质富硒天然水是**方便、**有效的途径。饮用优质富硒天然水后,水中的有机硒在体内停留时间较长,在人体硒营**状况良好的情况下,有机硒可作为“候补”硒源,贮存在“硒池”中;当人体硒营**摄入不足时,“硒池”中的有机硒能够自动补充到人体的生理代谢中,从而在硒摄入不足的情况下满足人体对硒的需求。

天然富硒好水为健康助力

在日常补硒刻不容缓,而国人对饮用水的要求越来越高的双重背景下,“麻洋长寿”活力水应运而生。“麻洋长寿”活力水以做**人自己的高品质健康水为定位,力求为数量庞大的缺硒人口提供健康解决方案,让更多的国人喝上天然富硒的健康好水。

水以硒为贵。“麻洋长寿”活力水源自“长寿之乡”麻阳的高山活泉,自带麻阳洞天福地的资源优势,天然富硒。为了把麻阳的珍稀富硒水送到千家万户,“麻洋长寿”活力水严格遵循**选址要求,在距离水源地2公里内建厂,方圆20公里内无任何污染源;同时严控生产**,引进世界一线生产设备,70多道过滤工序,保证无尘、无菌,确保每一滴水都天然有益。

水是生命之源、健康之本。水参与了人体细胞的组成、营**物质的运输、毒素及代谢废物的排**、电解质及渗透压的平衡以及人体体温的调节等许多重要的生理功能,好水、活水、优质水会赋予人健康长寿,而坏水、**水、劣质水只会带来疾病甚至**亡,日常生活喝好水极其必要。“麻洋长寿”活力水上市后,会以300毫升和450毫升两个规格的瓶装水,给消费者送上来自“长寿之乡”麻阳的健康因子,助力消费者健康饮水品质升级。

本文转自:上游**

枇杷·枇杷树·枇杷膏

万承毅

岁至初夏,办公小院里的几棵枇杷树蓊郁起来。春季里颗颗莹绿的果实已转至黄绿、橙黄、金黄,密密匝匝簇拥在枝叶间,颇有“千颗万颗压枝低”的气势。鸟声也渐浓,宛转清脆,入耳皆为丝竹。与同事闲谈,才知是鸟儿们觅得枇杷果这一**食,呼朋引伴不时光临枇杷树上,酣畅啄食,人至不去,引人会心一笑。

立夏之后,街头巷尾的篓篮筐篼也越来越多,盛着金黄的枇杷,颗颗硕大,铃铛一般,成堆成山。东一摊,西一车,披金戴黄,灿烂耀眼。过路行人轻易就被牵住了眼神,挽住了脚步。驻足买上两三斤,提着一两袋金黄,满意而去。

时令水果的诱惑,鲜有人能抵抗。家中的水果篮里也不时装满了枇杷。拿起一颗,椭圆如小柿,茸毛纤细,星尾黝黑,橙黄饱满,新鲜诱人。洗净后剥去皮,果肉厚实,汁多欲滴。尝一口,满嘴都是甘甜的果汁,果肉耐嚼,甜中微酸,异常爽口提神。爱人见我异常喜爱,几乎每天都买回一袋枇杷,让我吃个够。我嗔怪他“钱多”,他却不以为然:“比你每周买花买草划算。”切,没情调,十足的实用经济**。

枇杷的核大而多,三五颗不等,呈棕褐色,吐出后更加晶莹润泽,感觉埋进土中即可发芽长叶、开花结果。**儿有一回将吐出的枇杷核种在阳台上的花盆里,问:“妈妈,真的能种出枇杷来吗?”我一愣,遂上网搜索一番,原来必须等果核干燥、剥皮之后才能种植。但是通过果核种植的枇杷生长速度极慢,鲜有人通过这种途径种植,绝大多数都是选择扦插繁殖。

但是,**儿仍旧充满希望。每天给种下的枇杷核浇水,念念有词地祈祷,真是可爱到家。枇杷给人的印象,就跟孩子一样,亮眼、新鲜、饱满,充满希望。

乡下老家曾有一棵枇杷树,野生的。

是奶奶生前种下的。她勤劳节俭,坝前院后,田埂边、后山上、石缝中、土罅里……但凡能点下种子的土地,不管大小,都能得到她的青睐。一颗种子、一粒豆子、一撮瓜子、一截树根、一棵秧苗……都是她的宝贝,捡到了小心带回家。能移植的立马移植;需等待时节下种的,她细心地把它们装进小瓷盅、小土碗,分门别类、积少成多,然后整整齐齐摆放在**脚下。春季来临,奶奶就带着那些种子豆子大展身手,将它们与泥土、与粪水亲密接触,彼此融合。日子如风,不多**,在奶奶的巧手慧心呵护下,这些宝贝都魔术般地大变身,发芽、长叶、长干、长藤、开花、结果……经过两三个季节,成为我们桌上的**食、口中的佳肴。

一年四季365天,奶奶一日都不得闲。1989年,一阵噼里啪啦的**炮声送爷爷安然入土之后,奶奶的重心就从照顾病**上的爷爷转移到了点豆种瓜、种菜植果。春点豆,夏摘瓜,秋收果,冬拾柴……她弓身驼背,踮着小脚,在那些田田土土、沟沟坎坎、山山坡坡间忙碌,点亮了每一块种有小秧小苗的土地。仿佛只有忙碌着,与土地亲近着,她才安心。

那棵野生枇杷树也是奶奶的宝贝之一。被她移栽到后山的岩缝中,长大之后,有几条树根裸悬于岩石之外,其余的则紧紧扎根于贫瘠的土壤中。枇杷树春季茂盛,夏季果熟,秋季凋敝,冬季开花,颇有点“立根原在破岩中”的风**与倔强。它的主干大碗般**,枝枝丫丫也有手指般大小,年年初夏顶着一爪一爪的金黄果子,让我们全家十分欣喜。

也不知奶奶从哪里挖来、从哪年种下,只记得好多年的五月,都有新鲜枇杷吃。野生枇杷颗粒小一些,形状圆一些,味道酸一些,却因新鲜多汁深受全家人的喜爱。

记不清母亲是何时学会熬制枇杷膏的。应该是2000年左右,因为,1999年,父亲患上了肺结核。之后,我就经常看见母亲在家中自制冰糖梨、熬制枇杷膏。

枇杷膏都在五月熬制,过程简单,耗时漫长。母亲**挑细选一些果大饱满的枇杷回家,洗净后剥去薄皮,剜去果核。再用菜刀把果肉拍成细碎小块,加大量冰糖,和水入砂锅,水须没过枇杷肉,大火烧开,小火慢熬。这个过程中要**地搅拌,等到冰糖全部融化之后,再加入少许蜂蜜和川贝粉,再熬制大约两个小时,直至成黏糊状就成了。

熬好的枇杷膏呈枣红色,琥珀一般,十分诱人。尝一口,甜得发腻。但母亲说,这东西止咳润肺,你看你爸每晚咳得好凶。她把枇杷膏分装进几个密封的大玻璃瓶中,每晚舀几勺出来,兑一点开水给父亲喝。父亲虽不喜吃甜,但母亲的心意,他难以推却,只得照喝不误。几大瓶枇杷膏喝完了,就到了梨子成熟的季节,母亲又开始每晚蒸冰糖梨给父亲吃。

几年下来,父亲的**咳好转很多。

寻常生活,滋味万般。世事无常,难敌岁月。2011年,奶奶离世。2017年,父亲离世。母亲也搬到城里与弟弟一家生活,老家从此空置。

去年春节回老家上坟,才发现,后山上的那棵野生枇杷树早已不见踪迹。

吾有枇杷树,搬家后不知何时被何人伐去,今已野草疯长矣。

上一篇:佳县站马墕村:一个贫困山村的产业脱贫之路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滁州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